先花钱还是先存钱

你是哪一种消费观

来源:黔西南日报     2021年04月08日        版次:05
作者:记者 李 颖 舒鹏倩

两名年轻人在兴义一家店内选购商品 记者 桂 松 摄

年轻消费者在兴义一家商场内拍照打卡 记者 桂 松 摄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各种各样的消费自然少不了,而每个人的消费观都有所不同。有的人月收入不高,但觉得存点钱心里才踏实,关键时刻拿得出存款;有的人收入颇丰,却每个月刚好够用。有的人是省小钱花大钱,有的人是“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与此同时,年轻人的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有报告指出,18至29岁的年轻人中,有86.6%都是信贷产品的用户,其中消费类信贷的占比是最高的。这样的现状引发了很多讨论:年轻人,是该花钱,还是存钱?对此,记者采访了部分年轻人,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矛盾消费 为“爱”买单

“超市购物300元,购物袋两毛嫌贵不买”“100元包邮,买!90元商品+10元邮费,不买”“18元奶茶说喝就喝,15元一个月的视频会员账号求了30个人借”……近段时间,年轻人的一些消费现象上了微博热搜。

一方面,是舍得花钱,另一方面,却热衷省钱,23岁的小秦就是其中之一。同一件东西,他会为因价格相差几毛钱而绕行去另一家商店买,也会为购买超市的特价商品而强迫自己去做“搬运工”。去外面吃饭,他都会先打好优惠券,因为这样可以省下一点点钱。“不过,我会给自己买几百块钱的衣服,上千元的球鞋。”小秦说,该省则省,该花则花,要把钱花在自己认为值得的地方。

在传媒公司就职的小朱因上班长时间用电脑造成劲肩劳损,她男朋友花800多块钱办了张卡,带她去推拿。去吃饭,两碗面花了50多元,却不愿用餐厅里1块钱1包的付费纸巾。“前几天我说想去看电影,他说那部电影不是大片,去电影院太浪费了。”小朱说,男朋友总是省小钱花大钱,有时让人有点受不了。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年轻朋友亦是如此,买上千块的鞋或包毫不犹豫,点个外卖却要货比三家。“大钱都花出去了,省这点小钱来干嘛?”面对这样的疑问,有人回答:“我的快乐你不懂。”也有人说:“把小钱存起来,大钱再花出去呀!”

除此之外,超前消费、信用借贷,在年轻群体中也越来越广泛。

“刷卡的时候,总忘了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已所剩无几。”每个月都要还信用卡的王晓晓,有体面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同时也是“负债大军”的一份子。上周还觉得20多块钱一杯的奶茶有点贵,这周却买了一个价格不低的名牌包包。“作为快奔三的女生,除了包,我更多的钱是投入在护肤品和化妆品上,洗面奶、爽肤水、面膜等等。”谈到这些,晓晓觉得,女生花钱爱自己没什么问题。

除了买买买,晓晓也在卖卖卖。她说:“我的衣服、包包、鞋子,全新的、穿过一两次的,不喜欢了就挂到一家专门买二手物品的网站变卖,卖得也比较快,目前卖了几十件,赚了3000多块钱。”在她看来,这样能很好地避免自己因冲动消费而造成浪费。

同样拥有信用卡的小陈也表示:“我现在单身,生活压力没那么大,自己挣钱自己花,不用顾虑太多。”对于她来说,就是花明天的钱来圆今天的梦。“我妈经常给我买衣服、鞋子、包包,买来就需要搭配,于是我就需要‘补货’,一补就停不下来。”面对满衣柜的服饰,小陈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我没有存款,只有信用卡欠款。”在兴义做销售的小黎,每月的工资仅够自己的日常消费,想买衣服或化妆品,就得动用信用卡。“我一个月除了吃喝,还要定期到美容院护肤,根本存不了钱。”在小黎看来,虽然可能挣得不多,但生活必须过得精致。

此外,很多年轻人都比较喜欢网购,快捷又方便,轻轻点一下,钱都还没过手,就花出去了,花了多少心里也没数。

95后樊樊最喜欢囤积式消费,“这种方式挺省钱的呀,不管买的东西有没有用,囤了再说。”为了省钱,每到“双十一”“双十二”“618”等电商节,樊樊都要提前花一两个小时组队抢优惠券,而且要多家店铺进行对比。他还沾沾自喜:“每次看到想买的东西比平时便宜了几块钱,总觉得能省下几个亿。”

然而,忙活了一圈,细细一算,最后似乎并没有省下多少,反而还会花得比以前更多。

管理消费 以“理”律己

采访中,也有不少年轻人表示,要存点钱心里才踏实。

“我非常不喜欢超前消费,我现在还是学生,用的是父母的钱,还没有能力支撑自己超前消费。”正在读大学的小霞是一个喜欢规划用钱的人,每次得了生活费,她都会规划这一个月的用钱方向,把生活费留出一笔当作旅游基金,再留一笔当作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如果有计划外的消费,我想方设法都会从日常花费里面省出来,绝不会动用私房钱和旅游基金。”

“设旅游基金是因为我们假期都没有固定的生活费,如果放假想出去旅游,直接用旅游基金,就不需要再向父母要钱。”小霞说,从大一开始,她就和朋友约定存旅游基金,每个人每个月存230元,一个学期能存2千元左右,极大解决了他们的假期消费需求。如果从旅游基金里提取了钱来使用,小霞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在本子上。

小刘也是如此,从小就喜欢规划用钱。小时候的压岁钱、读书时的零花钱,他都会存起来买书、买学习用品,到高考时,他存了将近8000元。“我刚上大学时,前几个月的生活费,都是用我自己的存款。”小刘说,参加工作后,他每个月都会拿1000元给父母用,再拿1000元让父母帮忙存着,剩下的钱用于日常消费和人际交往。“我不大懂理财,所以把一部分工资拿给父母存比较靠谱。”

可可高中就开始存钱,每个月能存100元左右。“不存钱的话,总感觉心里很不踏实,没有安全感。”可可大学时做过销售、培训学校辅导老师等兼职,除去日常花销,每个月都能存300元到500元。工作以后,可可每个月都能存1000元左右。“有段时间,我在工作上遇到了困难,工资收入极大缩减,多亏我有存钱的习惯,靠着那笔存款,我才度过了那段困难时期,不至于还不上房贷、信用卡。”

除了存钱,可可还会将一部分工资用于投资理财,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投了3万元买基金。“有亏有赚。不过,我不会盲目买基金。”可可说,她的投资理念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投资,“有闲钱了才会买基金,没有钱不强行买。”

相关链接:

一直下单一直爽?

@年轻人:警惕被支配出来的消费欲

原本没有过多的物质需求,但因为看了某场直播、某个推送而突然激发了某方面的消费欲;花费上千上万元的衣服、鞋包,分分钟下单;花呗/信用卡在手,轻松分期,啥也不愁……这正是当下部分年轻人的消费行为剪影。然而,在“一直下单一直爽”的背后,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的是,我们早已被品牌、商家、平台悄无声息地盯上。

随着年轻一代逐渐升级为主力消费人群,企业和商家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喜好,逐渐对品牌进行年轻化打造,或是在产品包装设计上下足功夫;或是通过品牌跨界、电商带货、网红种草等方式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与个性化的价值追求。他们紧抓年轻人的痛点、摸清年轻人的内心所需,制定了懒宅经济、颜值经济、文娱经济等核心市场战略,推出花样繁多的产品供年轻人选择。

加上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加持,在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这届年轻人逐渐成长为精准“收割”对象。随着各种垂直类平台日益增多,更多细分化的广告能更精准地投放给年轻人,在潜移默化中“培养消费需求”;与此同时,不同的电商平台也时不时以各种名义举办促销节、促销日活动,引爆购物狂欢;越来越多的网红博主也在通过发布各种名为个人vlog实则广告的短视频来为某些品牌背书,刺激消费者收获与之相同的体验;直播带货的兴起更是将场景化营销做到极致,让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相信,购买某个产品可以解决你对某方面的需求,并且能够用优惠的价格让你产生“此时不买更待何时”的想法。

在眼花缭乱的商品面前,信用消费成为年轻人消费升级的一个重要途径。据尼尔森(Nelson)2019年发布的《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为86.6%,42.1%的年轻人只使用消费类信贷并且在当月还清;如果将这部分年轻人从负债人群中去除,那么实质负债人群将缩少为整体年轻人的44.5%。可见,使用消费类信贷来用于超前消费在年轻人中已经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除此之外,在年轻群体中还存在着“精致穷”“富态穷”等消费观,很多人虽然赚的不多,但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追求“精致”,愿意为了自己所向往的生活和喜欢的东西“变穷”。

每个人都想要追求更加精致的生活,这并没有错,但是在追求精致的同时,我们也要保持理性,避免冲动消费引起的不必要支出或超出自身经济能力的支出,更不必为了攀比或满足自身的社交需求而超前消费、奢侈消费。

尤其是当本来并没有某个需求,但由于看到某些东西而引发需求时,这种被支配出来的消费欲更应该引起三思。任何商品其价值都是被用来使用的,不应被赋予过高的价值内涵。生活是否美好要靠自己来定义和体验,物质上的包装仅能获得一时的快感,而不能带来长久的精神满足。年轻人要逐步建构起正确的消费观和专属自己的美好生活观,拒绝盲目跟单。倘若每次下单前都能多思考一下是否是刚需,给自己一个“冷静期”,或许会发现其实有些东西不买也可以。(新华网)


值班主任 郭连军 编辑校对 陈茜茜 版式 高真媛

引题:先花钱还是先存钱 标题:你是哪一种消费观 副题

 CopyRight© 2021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9001781号
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黔西南日报社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5   新闻信箱:qxnrb-xw@163.com   特刊信箱:见5-8版报眉   邮发代号:65-34   广告咨询:(0859)3118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