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着砖头的老人

来源:黔西南日报     2021年02月23日        版次:06
作者:毛文红 陈高友

院门轻掩着。说是门,不过是用包谷秆编成的齐胸高的篱笆而已。

小陈小心翼翼地往前抬了一下篱笆,挤进“门”去,深怕一用力就把这道“门”挤坏了。锄头、镰刀、粪箕,横七竖八地躺在院子中央,院子边上那棵老梨树静默着,对面那间平房同样静默着。

房门紧闭,小陈上前拍了几下,扯着嗓子喊了几声,没人应,不觉有点懊恼,咋就没给网格员要个电话号码?提前打个电话也免得白跑这一趟呀!

小陈还是不死心,来一趟不容易,于是来到窗户边。窗户没装玻璃,用块旧床单当窗帘。小陈踮起脚,伸长脖子往屋里瞧去,堂屋中间斜斜地晒进两三方阳光,灰尘在光与影里沉浮,黑黝黝的墙上挂着两块黑漆漆的腊肉,腊肉下面有一张小桌子,其它什么也看不到了。

正垂头丧气地准备回去的时候,小陈一转身,见院子里立峥峥直直地站着个老人,七魂被吓掉五魂。“我……你……我……我是你家的包保责任人。我来看看……你,大娘。”支支吾吾半天说不清楚,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注意到老人手里提着一块砖头,恶狠狠地盯着他。“大娘,我……我我……我是来帮忙的,没有恶意。”小陈一边悻悻地说,一边拖着像铅一样的脚向那道“门”边移过去,一出“门”,撒腿就跑。

多亏小陈跑得块,砖头飞过来,就落在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

小陈三番五次地去村委会反映情况,说宁愿多包五家,只要把这一家调出去就行,可都没有协调成功,村委会主任把情况给小陈分析了,让他想办法克服。面对一位有精神问题的独居老人,只要一想着一个星期两次的走访任务小陈的汗毛都要点燃了,这工作该怎么开展呢?

硬着头皮再次走访,才到寨子中间,小陈就感觉自己的腿像是在和自己对着干,老是往后扯,明明想往前,却一步也走不动,还有想往回跑的意思。“呵呵”,小陈禁不住笑起来,“我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有怕的时候?”正鼓励自己大踏步往前走的时候,前面来了个人,挑着水桶,扁担钩上还挂着块砖头。小陈愣在原地,这不是那位大娘是谁啊?挑水还挂块砖头,为什么呀?小陈不得不承认,大娘从他面前走过时,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手心直冒冷汗,以致都忘记了和大娘打招呼,这时候小陈看到大娘背上还背着两块腊肉,他陈恍然大悟:“原来事情的症结在这啊!”

大娘叫杨明芝,67岁。原本养育有一儿一女,小儿子五岁时,在邻居家吃杀猪饭吃肉吃伤了,回来后一直拉肚子,发高烧,又没有钱给他看病,就那样一天天拖,不久就夭折了。从那时候开始,大娘的精神就时好时坏,又没钱看病,一直拖到现在,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几年前他的老伴过世,唯一的女儿外出打工时嫁到了外地,几年也没回来过一次……一想到村主任告诉自己的这些信息,小陈就特别难过,这让他想起余华的《活着》,他读那本书的时候,不信这世间有那么悲惨的命运。当老人担着水从她面前走过时,他信了,心里充满无限的悲凉。看着老人吃力地往前走去,背上的腊肉晃来晃去,在阳光下油亮油亮的,有点刺眼。远远地还能听到扁担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声。小陈原本想替大娘把水挑回去,可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他仿佛有了更好的法子。

第二天,小陈去大娘家,带着两块腊肉,还有一件牛奶。

那道篱笆门还是虚掩着。小陈轻轻地把门往前抬了抬,挤进去,镰刀、锄头、粪箕仍然横七竖八地躺在院子中央,大门开着。小陈朝着屋里喊了几声,没人应,便没再喊,大娘有可能出去了呢。

小陈把腊肉和牛奶放到梨树下,动手收拾起院子来,农具归类,割杂草,扫院子,干得汗流浃背。正当小陈直起腰来想休息会儿的时候,看见大娘虎视眈眈地立在大门边,手里还是提着那块砖头。小陈悻悻地朝大娘笑笑,连忙跑到梨树下提起腊肉给大娘看。大娘不理他,警惕地看着他,没有放下砖头的意思。

小陈把腊肉提到大娘面前,满脸堆笑地说:“大娘,这腊肉是送给你的。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见大娘不接,小陈自顾把腊肉和大娘原先的那两块腊肉挂在一起。大娘提着砖头,看着小陈,不说话。小陈挂好腊肉,又把牛奶打开,拿了一瓶递给大娘。大娘不接,把砖头放到腊肉下面的小桌子上,走到院子里,把小陈规整好的镰刀锄头粪箕一件一件地搬到院子中央。

小陈看得目瞪口呆,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办法是行得通的,工作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因为那块砖头没有从大娘的手里飞出来。

一天,小陈来送“连心袋”,才来到篱笆门前,就看到大娘在梨树下游走,手里还是提着那块砖头。小陈在篱笆门外喊,大娘也不答应,举起砖头,警惕地看着小陈。“大娘,是我,我呀!”小陈连忙指着“连心袋”解释。直到大娘高高举着砖头的手缓缓放下,他紧张的心才慢慢平静。

小陈把带来的肉包子放到大娘手里,自己随即拿了一个吃,故作镇定地跨进门去,扫视四周,寻找挂“连心袋”的地方,看到挂腊肉的那一面墙上有一颗钉子。小陈正打算把“连心袋”挂上去,不料大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张开双手挡在腊肉前面,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提着砖头,像“老鹰捉小鸡”游戏里的鸡妈妈。“连心袋”,小陈指着手里的袋子解释,“你家的”。大娘不理,也不打算让开。这回小陈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指着“连心袋”摇着头,“不要腊肉”,一边说一边慢慢把“连心袋”挂到墙上,大娘只是死死地盯着小陈,并没动手,他悬着一颗颤抖的心直奔院子,紧张地回头往堂屋看。大娘没有追出来,小陈绷紧的弦稍微松了一点,然后拿起扫把打扫院子,尘土飞扬,小陈的心也随着飞了起来。

尽管小陈之后回去的时候,看到大娘仍然来到院子,把他规整好的农具又搬回院子中央,但他却高兴不已,毕竟“连心袋”成功挂到墙上去了。

老梨树静默地注视着对面的平房,春去了秋来,年年月月,转眼间小陈作为大娘家的包保责任人已经两年多了,大娘手里的砖头仍然没有放下,只是不再高高举起。小陈规整好的农具大娘经常忘记搬到院子中央,偶尔想起,搬去了,小陈也不说什么,笑嘻嘻地重新规整一次。大娘去挑水,扛着扁担,背着腊肉,提着砖头。小陈帮大娘挑水,大娘背着腊肉,提着砖头,跟着小陈回去。

这天,小陈拿来一个漂亮的保温盒,在大娘面前故作神秘地打开,原来是一盒子半肥半廋油铮铮的腊肉,热乎乎的。小陈用手抓了一块放到自己嘴里,像吃到什么绝世佳肴一样,夸张地嚼着,看得大娘直咽口水。小陈把饭盒交给大娘,指指院子里的梨树,示意大娘到梨树下去吃,自己却把家里的家具物件往院里搬。在移动腊肉的时候,小陈犹豫了一下,可他看到大娘明明看到他在取腊肉,却没有采取行动,就完全放下心来,乐滋滋地把腊肉取下来,放到院子里去了。随后扛来楼梯,搅拌好磁粉,给大娘家粉刷墙体。粉刷是个力气活,一个人忙上忙下,两只手臂酸疼得不得了,一点不听使唤。可见到大娘家的墙壁和以前黑乎乎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小陈就觉得累点无所谓。

大娘拿着饭盒提着砖头走进屋里,抬头看见小陈在楼梯上,突然着急起来,嘴里念念叨叨,在屋里转起圈来。小陈见状不由得紧张起来,“会不会是大娘不喜欢白色的墙面,要是这时候犯病可了不得”。一想到这里小陈就紧张起来,连忙下楼梯,可才下到一半,小陈愣住了,一股激流冲击着他的心,鼻子像是被磁粉呛到,一阵酸——大娘突然蹲下来,把手里的砖头抵在了楼梯脚。原来她担心小陈从楼梯上摔下来。小陈轻轻地地从楼梯上下来,站在大娘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凭眼泪滑落。大娘看到泪流满面的小陈,不知道怎么办,直跺脚。小陈连忙用衣袖擦干眼泪,转移注意力似的指了指饭盒。大娘恍然大悟似的,慌忙火急地打开饭盒,“吃!”这是大娘两年来对小陈说的第一句话!小陈颤抖着用拇指和食指提起一块腊肉,准备扔进嘴里,可惜,“啪!”掉地上了,小陈顿时像被施了魔法,张着嘴,满脸磁粉灰,像个小丑。“哈哈哈!”大娘突然大笑起来,拍着膝盖,流着眼泪。“哈哈哈!”小陈见状,也笑了起来,欢快的笑声装满了屋子。


栏目: 脱贫攻坚感恩主题征文


值班主任 郭连军 编辑校对 文建秋 版式 袁万霞

引题: 标题:提着砖头的老人 副题

 CopyRight© 2020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9001781号
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主办单位:黔西南日报社
  •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5
  • 征稿信箱:qxnrb-xw@163.com
  • 特刊信箱:qxnrb-zk@163.com
  • 邮发代号:65-34
  • 新闻热线:(0859)3112742
  • 广告咨询:(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民生热线:(0859)3118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