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人生与精神存在

来源:黔西南日报     2020年11月22日        版次:03
作者:夏国强

    加缪的小说《局外人》篇幅不长,通读一遍花不了多少时间。如果只为慕名而看,采取囫囵吞枣般的阅读方式,将无助于领悟书中博大精深之处,这是我看过这本小说一段时间后才悟到的。

    现在,我把思绪再次拉回到《局外人》里,与热心于它的读者谈谈我的读后感。《局外人》是存在主义文学关于荒诞的代表作,梗概是:主人公默尔索的母亲死了,但没有让他过度伤心,将母亲埋葬后他便和女友玛丽一起寻欢作乐,面对女友的求婚时,他的态度是满不在乎,邻居雷蒙请让他帮助自己对付情人,他欣然答应,但在不自觉中卷入一场斗殴,然后开枪打死了一个阿拉伯人。接着,他被判了死刑,但他似乎对这一切毫不在乎,并拒绝向神父做最后的忏悔。

    加缪在《局外人》中塑造了一个典型性的对一切社会规范都显得无动于衷、置身事外,同时又以一种冷峻目光静观世人的沉浸于其生活当下性之中的现代人形象,以我的观感,我认为“荒诞人生”和“精神存在”两个方面是加缪写作这本小说的主题思想。

    加缪是存在主义大师,谈《局外人》,就不得不先说说存在主义哲学和文学。存在主义哲学的基本思想是“存在先于本质、世界和人的处境的荒诞性、自由选择”等等。“世界是荒谬的”和“人生是荒诞的”是存在主义哲学的观点。传统小说故事结构都受到因果关系的支配,但存在主义小说却强调偶然和荒诞是小说情节结构的基础。在存在主义文学中,人物只是作家表达他们哲学概念的符号或工具,作家并不关心人物本身是否合情合理。

    默尔索的种种行为被称之为荒诞,那么,什么是荒诞呢?所谓荒诞,有不可名状、不可理喻及难以用逻辑推理来说明等等含义。加缪认为,荒诞既取决于人,也取决于世界。加缪对荒诞的理解和认知是小说的创作之源。他意识到“荒诞人生”这一点,将默尔索的荒诞一生构思在小说中,即是创作的前提,也是加缪阐释存在主义哲学思想深远意义的表现,为寻求“精神存在”的主题思想打下伏笔。

    默尔索常把“我怎么都行”挂在嘴边,他对一切都不在意的思想根源究竟是什么?在此我又要简单谈一下另一位存在主义大师萨特的思想学说。萨特思想学说一贯的核心是存在主义“人学”和由此产生的存在主义价值观。在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体系中,既无上帝的位置,也没有人性论和其他各种形式的决定论的位置,简而言之,人就是自由。

    默尔索反对宿命,拒绝妥协与融入自然,主动脱离社会意义上的群体,在冷眼旁观中全面解构了日常生活的惯性,反对强加于自己的荒诞,去抵达生活的本真,洋溢着对荒诞的蔑视、挑战和反抗,体现出一种精神的存在,也即人的自由精神的存在。

    《局外人》反映出的是默尔索个人的悲剧,也是世俗社会的悲剧,更重要的是人类自由精神缺失的悲剧。但是,透过悲剧性的一面,我们还应当看到它反世俗荒诞,寻求自由精神存在以及敦促人类积极向上进取的一面。

    捧读《局外人》这本充分体现出加缪深邃的目光与丰润的笔力的经典文学作品,你会体悟到这不仅是一本文学作品,还是哲学、哲思之书,一本召唤之书,它昭示出人类“荒诞人生”的真相及追求“精神存在”的重要性和价值意义,从而让我们感受到它在向我们召唤反思世俗荒诞及追求自由精神存在的强大力量。

引题: 标题:荒诞人生与精神存在 副题

 CopyRight© 2020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9001781号
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主办单位:黔西南日报社
  •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5
  • 征稿信箱:qxnrb-xw@163.com
  • 特刊信箱:qxnrb-zk@163.com
  • 邮发代号:65-34
  • 新闻热线:(0859)3112742
  • 广告咨询:(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民生热线:(0859)3118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