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遇见是读书

来源:黔西南日报     2020年10月18日        版次:03
作者:刘贵锋

    我是一个十足的“书虫”。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事就是找个安静的角落看书。拿起一本有意思的书,经常是非得一口气读完才心满意足。书,是我最好的朋友;读书,是我最美的遇见。

    对书的喜爱源于父亲的“古经”。“古经”就是故事,讲故事我们那地方叫说“古经”。小时候,家里经济困难,大人们常常白天地里干活,晚上还要编草辫补贴家用。夜晚来临,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一家人坐在土炕上编草辫的情景填满了我童年的记忆。父亲上过高中,看过很多书,知道很多“古经”。每当这个时候,我总嚷着他说“古经”,听了一个还想听,没完没了地缠着父亲。那无数个令人沉醉的夜晚,父亲的“古经”在我幼小的心中埋下了读书的种子。

    那时候,课外书是极少见的,偶尔一本小人书需要排好长时间才能看上。上了初中才零零星星能借到一两本故事书。每借到书,我总是欣喜若狂,那真是比吃一顿肉还要高兴。母亲不允许我看“闲书”,她不识字,但可以从书的新旧与薄厚上分辨出来。我只好把那些书夹在课本中,或者直接包个新书皮看,但很快都被母亲识破了。后来,我终于找到一个绝佳的看书去处——院子背后一孔破旧的窑洞。窑洞低矮,用来装冬天烧炕用的“填炕”,就是一些枯枝败叶和晒干的驴粪。往后每借到书,我就躲进窑洞,坐在“填炕”上偷偷地看。那真是妙不可言的时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就是坐在一孔窑洞里的“填炕”上,通过手中的书了解着窑洞外面的世界。

    初中毕业,我到离家很远的县城上高中,一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没有母亲的监管,终于可以由着自己的喜好看书了。我是租书店的常客,每到周末,我和同样喜好看书的同学相约去租书店租书。挑了书,往往就是一个通宵,看完自己租的书,再交换着看,用租一本书的钱看两本书。每一学期我总从父母给的生活费中挤出一点买几本。在艰难和枯燥的岁月里,那些旧书充实了我,丰富了我,逐渐完善了我的人生坐标。

    上了大学,再不会为没有书读而发愁。学校图书馆的书浩瀚如海,汗牛充栋,而且可以免费阅读。对我来说,是天上掉下了馅饼。只要没有课,我总去图书馆,整日和书厮磨。从中国的到外国的,从古代的到近现代的,从一个作者到另一个作者,一本本读过去,读书笔记写了好几本,为自己积累了无价的精神财富。

    大学毕业后,我到农村做了一名教师。很庆幸又回到了校园。校园远离喧嚣,没有那么多繁琐的事务和种种应酬,在教学之余,可以继续静心地读书。对一个爱读书的人而言,这是特别幸福的事。曾看到这样一段话:“在黑夜里,书是烛火;在孤独中,书是朋友;在喧嚣中,书使人沉静;在困慵时,书给人激情。读书使平淡的生活波涛起伏,读书也使灰暗的人生荧光四溢。”这话真是说在了我的心坎上。

引题: 标题:最美遇见是读书 副题

 CopyRight© 2020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9001781号
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主办单位:黔西南日报社
  •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5
  • 征稿信箱:qxnrb-xw@163.com
  • 特刊信箱:qxnrb-zk@163.com
  • 邮发代号:65-34
  • 新闻热线:(0859)3112742
  • 广告咨询:(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民生热线:(0859)3118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