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结对 薪火相传

来源:黔西南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05    作者:王明华

    师徒结对或派出教师到名师工作室跟岗学习,是当前许多学校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方式。不管何种方式,本质都是以老带新。笔者认为,扣住“结”,方法对,将心比心,“结对”效果才会最大化。

    结对,要结合新老教师有着明显互补性的实际。现在的教师来源渠道主要为公费师范生录用,公开招考,全日制硕士、博士引进等三种方式。这些年轻教师,优势在于功底扎实、理念先进和掌握一定的现代技术;不足在于缺乏实践经验。老教师历经多年实践,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对学生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有深入的了解,但也存在着对现代技术了解不深,观念相对滞后的问题。

    基于此,师徒结对是师范教育的补充,是时代的需要,是年轻教师成长的助推器、加速器;是老教师教学水平、教学经验、教学特色延续的重要渠道,是教学薪火相传的纽带和手段,同时也是让本校教师整体水平快速提升的最好方法。

    学校心系新老教师的专业发展,老教师心系年轻教师的个人成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利于学校发展,利于新老教师发展,利于立德树人效益的最大化。

    作为做过徒弟也当过师傅的“过来人”,我从中受益颇多,感受颇多。回想自己刚刚走上讲台时的青涩,要是没有老教师的指导,我将会多走许多弯路。

    学校开展师徒结对工作,更容易聚合师徒的心,更容易聚合育人力量。这样,师傅指点徒弟名正言顺,徒弟询问师傅理所当然;如此,可以消除年轻教师“我想问,就怕人家不理我”的担心,也可消除老教师“费力不讨好”的顾虑。

    刚当班主任,我一腔热情,学生满眼期待。我是“新班主任”,学生是“新生”,按理说,这样的“双新”,容易磨合,但事与愿违。因为自己“新”,对学生的管理没有准确定位,对学生的要求没有具体标准,简单的“灵活应对”,学生没有行动依据、学习准则和要求,行动、行为随意性大,自己又检查、检测不到位,等自己发现问题再来“纠偏”时,已错过了“事半功倍”的最佳时期。后来,纵然自己狠下苦功夫、消耗很多时间、投入不少精力,但结果还是“费力不讨好”,学生不买账;家长一声:“唉,新老师!”

    这一切都结束在一年后的师徒结对之后。有了之前的摸索,也积聚了许多困惑和迷茫,拜师后我有针对性地向师傅请教、提问。师傅便根据我反映的情况,结合他自己的教育经验给出一些解决方案和参考建议。自己再结合学生实际和事态斟酌、选择、应用,教育就不再是过去的“一地鸡毛”了,心里大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从教20年后,我也成了师傅。经历多年教育教学,自己也有了一些个性化的东西,看到年轻人的迷茫,原先总想“插嘴”两句,但又觉得他们都是“科班”出身,起点很高不便多言,更怕人家觉得“好为人师”“找存在感”,如此一想,便赶快把嘴闭上。当学校启动“一帮一”工程,年轻教师自愿拜自己为师后,再“指点一二”就觉得“名正言顺”“责无旁贷”了。心里踏实,指点起来也更有底气和自信。当徒弟在自己的指点下有了进步,自己也会有一种成就感,为他们的成长而欣慰。同时,当自己遇到新的教学手段无法掌握和驾驭时,请教他们也觉得“顺理成章”。

    同事师徒关系有别于学校正规的师生关系。学校师生之间以正式的教材做纽带,有明确的考核要求做目标,一名教师对应多名学生,师生关系相对稳固;同事间的师徒关系相对“随和”,没有必然的强制性,更没有很具体的评判标准。师傅想教给徒弟多少,取决于师傅对徒弟的欣赏程度和徒弟在学习过程中的综合表现;徒弟能学到多少,取决于徒弟的学习态度和师傅自身的能力水平。所以师徒关系更多的是双向选择,有更多的自主性,也有更多的人文性和不确定性。师徒间平等相待,互相学习,相互尊重,教研共进,亦师亦友;有的师徒关系亲如父子、母女、兄弟,如此关系,岂不让人悠然神往!

    师徒结对,薪火相传!

引题: 标题:师徒结对 薪火相传 副题

 CopyRight© 2019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9001781号
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 主办单位:黔西南日报社
  • 国内统一刊号:CN52-0015
  • 征稿信箱:qxnrb-xw@163.com
  • 特刊信箱:qxnrb-zk@163.com
  • 邮发代号:65-34
  • 新闻热线:(0859)3112742
  • 广告咨询:(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技术支持:(0859)3117862
  • 民生热线:(0859)3118032